te
覽潮網> 原創> 頭條獨挑BAT,張一鳴沒有邊界?

頭條獨挑BAT,張一鳴沒有邊界?

覽潮網8月6日訊 最近,張一鳴做了兩件事。

一是拿起羅永浩留下錘子,敲響智能硬件第一戰;再就是打造通用搜索引擎,把戰火從騰訊引向百度。

從內容、社交到游戲,“頭騰”戰火熊熊;搜索產品上線,“百頭”烽煙再起;從教育到電商,分羹天貓京東拼多多;收購錘子,硬件布局從此起步……

張一鳴曾說自己“做事從不設邊界”。起初是說他早年在職場時,在完成本職工作后也會幫助其他同事解決問題,不強調“這是誰的工作”。如今,伴隨著字節跳動的步步進攻,這句話正被賦予新的意義。

“百頭大戰”烽煙起

此前羅永浩收購蘋果夢碎。年初,張一鳴接手錘子科技,吳德周領銜的手機團隊加入字節跳動,被收購的還有SmartisanOS的專利。

彼時,字節跳動官方稱,收購的目的是為了“探索教育領域相關硬件”。

然而就在幾天前,據《晚點LatePost》報道,字節跳動正在秘密研發智能手機,負責人正是吳德周,而吳德周的匯報對象正是今日頭條CEO陳林。

7月29日,字節跳動方面確認了這一消息。回應道,在收購錘子科技團隊前,錘子公司內部就已經在規劃這款手機了,該項目更多是延續之前的產品規劃,用以滿足錘子老用戶的需求。

難道說不是因為互聯網公司都有一個硬件夢?偏不信邪張一鳴,帶領頭條造手機,勝算會比其他互聯網公司更大嗎?

此議未息,波瀾又驚。

近日,字節跳動發布招聘啟事,宣稱將從0到1打造通用搜索引擎,“搜索團隊覆蓋了今日頭條、抖音、西瓜、火山、懂車帝等產品,正在全力打造出一個理想的搜索中臺架構。”

根據招聘廣告介紹,搜索部門匯聚了來自公司推薦/廣告/AILab 團隊的技術精英,還有來自Google、百度、Bing、360搜索團隊的搜索技術骨干,并已應用大規模機器學習等方法。

8月1日,字節跳動方面就全網搜索引擎一事回應稱,搜索產品已經上線,用戶可以通過今日頭條上面的搜索框進行試用。

這,不是向百度公然宣戰么?

先前,字節跳動和百度在搜索領域已頻頻擦槍走火。

5月,百度以今日頭條盜用其搜索結果為由發起訴訟,向其索賠9000萬,道歉30天。而抖音也立即向百度發起訴訟,稱其竊取抖音短視頻,不約而同也索賠9000萬元。

如今,字節跳動和百度之間的業務競爭更趨激烈。一方面,字節系產品不斷拓展邊界,正式上線搜索頻道直指百度搜索核心;另一方面,百度在信息流和短視頻業務上也頻頻發力,對字節跳動旗下核心產品構成威脅。

自谷歌退出中國市場以后,百度一直是搜索領域的老大哥,牢牢把握著市場的大多數份額。憑借著百家號、百度貼吧等產品,搜索業務一直是百度穩定的現金奶牛。

年初,相關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份,國內搜索引擎公司主要包括百度、360搜索(好搜)、神馬搜索、搜狗搜索等。此外,還有在國內運營的國外搜索引擎公司,主要有谷歌(香港)、微軟必應,其它可忽略不計。

以PC+手機綜合搜索引擎市場份額為例,截至2019年1月份,中國搜索引擎排名大致如下:

百度:70.3%;神馬:15.62%;搜狗:4.74%;360搜索:4.45%;谷歌:2.57%;必應:2.01%;其它:0.31%

在中國市場,百度搜索引擎是當之無愧的王者。不過,其在全球搜索引擎份額中卻僅占有1.01%。

2019全球搜索引擎市場排名(截至2019年1月份):

谷歌搜索全球搜索引擎份額占有率達到92%(去年3月份為91.25%),是全球市場的絕對老大。但中國搜索市場占有率僅2.57%,中國市場份額很低;

百度雖然是中國搜索引擎市場的絕對第一,但全球搜索引擎份額占有率僅1.01%(去年3月份為1.5%),全球搜索引擎市場份額極低;

作為新興的互聯網巨頭,搜索方面是字節跳動目前所欠缺的。出于對生態鏈的補充,字節跳動不能不進軍搜索領域。

移動端的信息檢索,不僅是一個帶來廣告收入的利器,在很大程度上,它也是一個流量的入口,對于企業的戰略布局不可或缺。

所以,進軍搜索領域,不僅關乎字節跳動當下的發展,更能在未來風云莫測的商海中爭一線先機。

對于兩家的異同,有人作過比較。同樣是賣關鍵詞競價廣告,與百度不同的是,今日頭條的售賣邏輯更加效果導向。百度的競價邏輯是,價格越高,你的廣告出現的位置越靠前。而在頭條,價格越高,你的廣告會得到更高的用戶匹配度,也就是說被對這個話題感興趣的用戶刷到的概率更大。

當然,短期內,字節跳動不太可能動搖到百度在搜索領域的統治地位,而且字節跳動也無意動搖其地位。

此前,網上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一度將百度推到風口浪尖。5月20日,百度發布今年一季度財報,其首次出現虧損,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也隨即離職。

眾口皆說天下苦百度搜索久矣,但其初心何人能喚醒?字節跳動進軍全網搜索會對其有所刺激嗎?

搜索領域,總有一戰。這一戰或決定,百度(Baidu)和字節跳動(ByteDance),究竟誰才是BAT中的那個B!

“頭騰大戰”火未熄

在與百度開戰之前,中國互聯網界延續時間最長的一場紛爭應是“頭疼(騰)大戰”了,這一場戰事至今沒有結束的跡象。

2016年,張一鳴接受商業雜志《財經》的采訪。當被問及如何比較字節跳動與中國現有科技巨頭的策略時,他把字節跳動比作是騰訊和華為的結合體。

“百度的商業策略是比較看中三年內的盈利,他們是廣告變現導向,”他說,“而騰訊是用戶時長導向,他們更在意用戶是不是在騰訊盤子里玩。”

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

他表示,字節跳動的導向“是偏騰訊,加一點華為”。“華為很重視底層和基礎設施。我發現公司越強大就越往底層走。”張一鳴稱。

至今還有騰訊員工清楚記得兩年前,張一鳴去騰訊內部做分享的場景。

那是在騰訊媒體團隊集聚的西格瑪大廈,一兩百人規模的小禮堂人滿為患。張一鳴身材瘦小,氣場并不強大,但言語中,透露著對自己觀點的極其自信。

2016年上半年,騰訊和今日頭條在內容上的競爭上忽然間開始火星撞地球。今日頭條喊出要成為國內第一的內容創作平臺,騰訊則拿出“芒種計劃”要用2億補貼搶奪內容創作者。

此時,兩家尚無大的沖突。張一鳴接連為騰訊各種大會捧場,也出現在2017年烏鎮大會的“東興飯局”上,與馬化騰觥籌交錯。有傳言騰訊將通過第三方機構代持今日頭條,以致外界甚至不少騰訊員工都還將今日頭條視為“騰訊系”。

但“頭騰大戰”終于還是來了,起因是短視頻。

2018年5月8日,張一鳴在其朋友圈慶祝其旗下品牌抖音獲得App Store第一季度下載量第一,并在留言中發表:微信的借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隨后馬化騰評論:可以理解為誹謗;要公證你們的太多了。

2018年3月,部分微信用戶發現,朋友圈看不到好友分享的抖音短視頻鏈接,外界認為是“騰訊屏蔽了抖音”。

今日頭條將騰訊的行為解讀為針對自己的不正當競爭,利用自己微信的壟斷地位,抵制抖音等短視頻平臺,從而發展騰訊旗下的短視頻平臺微視。

朋友圈的一場口水戰,正式拉開了“頭騰大戰”的序幕。

接著騰訊一紙封殺公告,干脆讓微信朋友圈停止了對各家短視頻APP的直接分享功能,連親兒子微視和干兒子快手也沒能幸免,可謂狠起來連自己都打。

之后,如果想在朋友圈分享小視頻,只能先在各軟件下載到本地后,再重新上傳到朋友圈并且時間被限定在十秒,大大限制了用戶在朋友圈的分享權力。

今年,字節跳動進擊游戲,新的戰場拉開。

在國內,騰訊一直是游戲霸主,2018年其網絡游戲總收入1284億元。游戲市場分析公司Newzoo的數據顯示,去年騰訊游戲收入繼續排名全球第一,占據全球游戲收入的15%。

張一鳴曾在字節跳動7周年時形容創業是“大力出奇跡”,可從騰訊口中搶食游戲,又談何容易。

7月23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對之前的“頭騰大戰”其中一宗案件作出判決。法庭要求,頭條系平臺應停止直播騰訊的《王者榮耀》和《穿越火線》2款游戲。

根據公開信息,從去年到目前,騰訊在游戲方面對于頭條系的訴訟已經累計達到了15起!

大舉進軍電商戰場 

張一鳴已經獨挑BT,對于電商阿里,他難道不會有所行動?

9萬億電商市場,張一鳴如果不動心,還能是張一鳴嗎?

是的,今日頭條也要做電商!

5月22日,今日頭條正式宣布進軍C2C,推出頭條小店向全體創作者開放申請。

請注意,是全體創作者!只要你在頭條號上發內容,就能成為店主。這意味著,所有人都能在頭條號上完成內容到商品的變現。

頭條小店開通后,店鋪頁面會出現在店主的今日頭條、西瓜視頻、抖音、火山小視頻等所有頭條系產品的個人主頁上。店主的商品不僅能通過圖文和視頻展示,還能通過李佳琪式的直播進行吆喝。

頭條小店開張,令業界為之一驚。其實,今日頭條早就有做電商的野心。之前發布過值點,內測階段邀請了頭條上的頭部寫作者開店。比如著名的@ 腦洞歷史觀,將一本書賣到全國斷貨,小店月流水200萬元。@ 巧婦9妹的小店一年賣出765噸水果,年成交額1500萬。

這些成績放在電商帝國淘寶上來看,也許微不足道。但對于內測的頭條來說,就是相當好的成績了。它讓這個準備做電商的平臺看到了未來的希望。

電商市場,前有阿里這樣的老牌帝國,后來拼多多這樣的后起之秀,似乎早已被瓜分殆盡才對。今日頭條做電商還有什么路子呢?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這些年,阿里和騰訊之間一直在相互侵蝕對方的領地。阿里是電商帝國,卻一直想做社交。騰訊是社交帝國,也一直想做電商。他們都曾做過很多努力和嘗試,比如阿里的釘釘,甚至支付寶里用螞蟻森林、圈子、小程序等,至今難以有成。騰訊在微信公眾號里開辟微信小店,讓每一個公眾號都可以賣貨,同樣也不成氣候,倒是成就了拼多多,是個意外。

頭條做電商,似乎是淘寶和騰訊的結合體。張一鳴的電商野心其實在5年前就已初次暴露。

2014年,成立僅兩年的今日頭條推出“今日特賣”功能。雖礙于羽翼未豐的現實無力正面進入電商,卻第三方電商平臺導流,抽取服務費,卻踏出了進入電商圈的第一步。

兩年后,他先是和劉強東聯手推出“京條計劃”,做了一個“電商+內容閱讀”模式,專門給京東導流。又過了兩年,他也馬云達成深度合作,將旗下另一爆款抖音和淘寶打通,為后者送去垂直流量。

為了充分挖掘抖音的商業價值,張一鳴還推出了抖音小程序,從此短視頻頁面可以直接跳轉到商品購買詳情頁,小米有品、網易考拉等平臺商家紛紛涌了進來。

2018年8月,經過前期緊鑼密鼓的籌劃運作,張一鳴推出了自有電商平臺——值點,正式殺入電商市場。

值點的產品購買模式和大多數電商相似,商品類別、介紹、購買、評論等流程,別人有的它都有。底部還有“值得買”和“值得看”,通過內容推動用戶買買買。

從值點到再到頭條小店,短短幾個月,張一鳴就將戰線從B2C拉到了C2C。毫無疑問,他并不是要復制一個淘寶,而是要做一個社交版的阿里。

看來,馬云、張一鳴也必有一戰!

沒有邊界張一鳴

相較于互聯網三巨頭(阿里、百度、騰訊),字節跳動除了沉淀積累下來的用戶基礎,缺乏的還有成熟的支付系統,如何建立完美的生態鏈仍是字節需要長遠考慮的問題。

2019年5月14日,《新財富》雜志公布201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以2018年底數據為時間基點),騰訊創始人馬化騰以2260.4億元的財富值居中國富人榜首位;馬云財富值為2206.1億元,緊隨其后。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則首次進入前十。

這一年,中國最富十人中,只變動了一個人,這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一次。

變化就發生在字節跳動的創始人張一鳴的身上。今年,他取代了李書福、李星星父子在前十名中的位置。

從赤手空拳到坐擁770億元財富,殺入富人榜前十,張一鳴只花了7年。

(網易總部目前應為浙江杭州)

字節跳動科技公司目前是世界上價值最高的創業公司,估值達到750億美元。商標注冊記錄顯示,字節跳動還在覬覦支付等金融科技領域。

當字節跳動還以今日頭條著稱時,其創始人張一鳴就已暗示,他的公司愿景不在于短期盈利,而是要打造一個生態系統,甚至還可能要建立自主基礎設施。

人們不會忘記,2008年,飯否的辦公室里來了一位年輕人,這個年輕人就叫張一鳴,時年26歲,擔任公司的技術合伙人。可巧的是,他與飯否創始人王興恰好是老鄉,同是福建龍巖人。后來他們被業界稱為“龍巖雙煞”。

這位王興的老鄉小王興4歲,在飯否工作的那段時間,常到王興的辦公室找書看,就市場趨勢和王興交換意見。

后來,張一鳴坦承,這些交流對他的未來的發展產生了或多或少的影響,“今日頭條的思路跟飯否有一定的關聯”。

在飯否的這份工作僅持續了一年,但他們的交集卻不止于此。今天,王興創立的美團和張一鳴創立的字節跳動成為互聯網行業中“TMD”三小巨頭之二。作為互聯網界兩顆冉冉升起的新星,“龍巖雙煞”多次共同出現在雜志封面、烏鎮互聯網大會等場景中。

2017年,美團開始頻頻開始破“邊界”,先后向外賣、酒旅、出行等業務擴張。業內關于“美團邊界在哪里”的討論甚囂塵上,王興一句“太多人關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將“邊界”這個話題推到新高度。

巧合的是,在字節跳動的“字節范”里,有一條關于“始終創業”的內容,其第一句話就是:自驅、不設邊界,不怕麻煩。

2018年4月,今日頭條公司更名為“字節跳動”后,先后發起了向教育、游戲、社交等領域進攻的號角,也成為當紅的正在熱火朝天探索“邊界”的公司。如今,他的觸角更是伸向了BAT三巨頭的腹地。

張一鳴曾說,“做事從不設邊界”。起初,這只是形容他早年在職場時,在完成本職工作后也會幫助其他同事解決問題,不強調“這是誰的工作”。如今,伴隨著字節跳動的步步進攻,這句話正在被賦予新的意義。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棒球大联盟高清百度云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