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覽潮網> 熱點> 美國5G格局巨變令人深思

美國5G格局巨變令人深思

兩大運營商合并,還誕生了一個超級“攪屎棍”,美國5G市場格局大變,而這背后的動機更令人深思。

兩大運營商終于合并  

7月27日,美國司法部終于批準美國第三大運營商T-Mobile和第四大運營商Sprint合并。

但這次合并是有條件的,那就是T-Mobile和Sprint得剝離部分資產給Dish,使得Dish成為美國第四大移動運營商,以維持四家運營商的競爭格局。

根據合并協議,T-mobile和Sprint在完成合并后,Dish將:

•以14億美元收購Sprint的預付費業務,以及930萬客戶

•以36億美元收購Sprint的800MHz頻譜資源

•可在7年內接入T-Mobile的網絡,包括5G網絡,以為Dish客戶提供服務

簡而言之,T-Mobile和Sprint合并后,Dish將左手握著930萬原Sprint客戶,右手再將這930萬客戶接入新T-Mobile的移動網絡,一邊做著倒手買賣,一邊建設5G網絡,最后再名副其實的成為美國第四大移動運營商。

缺中頻段、基礎覆蓋弱,這是美國5G的最大弱勢。T-Mobile和Sprint合并后剛好可以補缺弱勢,Sprint擁有2.5GHz中頻段,T-Mobile擁有600MHz低頻段和毫米波高頻段,兩家運營商可利用低、中、高頻段三層組網,600MHz做覆蓋層,2.5GHz做容量層,毫米波做高容量層(熱點),既做廣了網絡覆蓋,又做厚了網絡容量,從而可建成一張全國性的廣覆蓋、大容量的5G網絡。因此,T-Mobile和Sprint合并一直被業界視為決定美國5G能否領先全球的關鍵之一。

但這場合并交易背后更值得玩味的是——超級“攪屎棍”Dish搖身一變成為美國第四大移動運營商。

超級“攪屎棍”登場  

說Dish是“攪屎棍”,一點不夸張,也并無貶義,事實上這家衛星廣播服務提供商自1995年推出第一顆衛星進入付費電視領域以來,一直扮演著傳統壟斷市場里的“攪屎棍”角色。

查利·埃爾根于1980年創立Dish,此君從不按游戲規則出牌,年輕時曾潛心專研玩牌作弊技巧,結果被逐出賭場。

早在2012年,Dish推出了配置2000GB大型硬盤的Hopper全高清機頂盒,該機頂盒不僅可本地錄制和存儲美國四大廣播電視網黃金時段的高清節目,還過濾了廣告,讓用戶可隨時回放點播。

Dish為此遭到了美國四大廣播電視聯合起訴,強烈譴責其破壞了廣播電視業的生態系統。但埃爾根不以為然,反而勸誡四大廣播要面對現實,傳統電視商業模式遲早要被顛覆。隨后,Dish又進一步推出了Sling TV,家庭用戶可通過OTT機頂盒收看有線電視節目,也可觀看Netflix等互聯網高清視頻,并全面取消了包月收費模式,再次對傳統有線電視致命一擊。

在業內看來,Dish就是一根攪屎棍,每一次動作都讓同行惶惶不安。“攪屎棍”顛覆了傳統廣播電視行業,現在又要來“攪局”5G市場了。

930萬eSIM用戶,攪局運營商市場  

簡單的說,Dish花了14億美元從Sprint買來了930萬客戶,在還未開建5G網絡之前,將依托于新T-Mobile的網絡,首先成為了美國第二大移動虛擬運營商。美國第一大虛擬運營商為TracFone,擁有2140萬移動客戶。

Dish成為虛擬運營商之后,鑒于其衛星廣播服務提供商前身,必將依托于其成熟的視頻內容生態,將視頻業務從家庭擴展到個人,比如推出Sling Wireless服務,讓Dish用戶不僅能在家里看Sling TV,還能拿著手機隨時隨地觀看高清視頻內容。

未來的視頻是移動的,未來的視頻也是靠內容支撐的。不難猜想,Dish早期一定會采用家庭寬帶和手機業務捆綁銷售的方式來鞏固和擴張市場。

但這套辦法早已被傳統運營商用爛了,從來不按套路出牌的Dish肯定不會滿足于此。

要搞大虛擬運營商,Dish會學Google和蘋果推出eSIM服務,讓其用戶不再需要更換SIM卡就可以自由地在不同運營商網絡間切換。

事實上,Dish和T-Mobile已雙雙承諾將更廣泛的支持eSIM技術,以使得Dish更容易的從美國前兩大運營商AT&T和Verizon那里搶奪客戶。

虛擬運營商誕生的初衷本是為了充分利用網絡閑置資源,以變相低價的方式開拓市場。T-Mobile和Sprint的用戶規模本來就靠后,加之Sprint的930萬客戶又賣給了Dish,兩家運營商合并后必然會存在大量的網絡閑置資源,新T-Mobile當然愿意將閑置資源低價批發給Dish。

而Dish在獲得Sprint的800MHz頻譜資源后,手上擁有了包括600MHz、700MHz和800MHz的大量低頻段頻譜資源,作為新進入者,一是同樣存在網絡資源閑置問題,二是存在網絡覆蓋不足問題。

通過“虛擬運營商+eSIM”的方式,讓用戶在Dish網絡和新T-Mobile網絡間自由切換,并以此搶奪AT&T和Verizon的現有客戶,可謂是雙贏的好事。

但虛擬運營商只是一個過渡,Dish向美國FCC承諾的是——下一個真正的第四大移動運營商,且建網方式同樣自帶“攪屎棍”風格。

全云化5G獨立組網,攪局設備商市場  

Dish沒有3/4G網絡舊資產包袱,沒有保護4G投資一說,不難理解,其5G建設肯定選擇SA獨立組網模式,即從零開始直接建設5G基站和5G核心網。

根據Dish提交給FCC的“承諾書”,Dish將采用SA獨立組網模式,建設一張端到端的全虛擬化的云原生5G網絡,并將比較網絡組件價格,通過部署最新的技術和架構,建設一張比現有無線玩家更具可持續性成本優勢的網絡。

這套路是不是有點熟悉?是的,日本新晉第四大移動運營商樂天移動也是這么干的。

樂天移動在去年宣布將建設一張端到端的全虛擬化的云原生5G網絡,通過硬件白盒化、軟件開源化、接口開放化推動RAN全虛擬化和核心網全云化。樂天的設備供應商名單里少有傳統電信設備商巨頭的身影,而主要是Altostar、思科和英特爾等,Altostar提供RAN軟件,英特爾提供通用芯片,思科負責傳輸和核心網。

Dish高管表示,其核心網將基于云原生部署,而無線接入網部分并不打算像傳統運營商那樣建設,而是將BBU功能部分白盒化、虛擬化和池化部署于邊緣數據中心,以此希望比傳統運營商節省25%的成本。

在選擇設備供應商方面,Dish創始人埃爾根表示將考慮思科、英特爾、紅帽和Altiostar作為其5G網絡供應商,而不是像AT&T和Verizon那樣優先選擇愛立信、諾基亞和三星的設備。這套路和日本樂天移動一模一樣。

虛擬化、全云化是未來網絡的必然趨勢,也是電信業面臨的一場迄今為止最大的技術變革,這將使能運營商低成本、靈活敏捷地應對5G新業務。

全云化5G獨立組網也意味著Dish的5G目標不只是看視頻這種移動寬帶業務,而主要是基于其豐富的低頻段資源向自動駕駛、無人機、智能工廠和智慧城市等領域提供端到端的網絡切片服務。

埃爾根表示,未來Dish的5G網絡只有30%的資源用于提供移動寬帶服務,而剩下70%的資源將用于垂直領域切片服務。比如,亞馬遜可能會租用一張切片網絡來遠程駕駛無人機,以實現Prime業務交付。

當然,向垂直領域提供網絡切片服務并不只是Dish和樂天移動這樣的新晉運營商的夢想,這是全球所有運營商的藍海市場,只是按照Dish和樂天移動的玩法,將引入更多的新玩家殺入5G設備市場,可能會對傳統四大設備商一統天下的格局形成沖擊。

而背后值得深思的是,這毫無疑問也是美國決策層最喜聞樂見的,畢竟美國已經沒有了無線設備商巨頭,而思科、英特爾和Altostar都是美國企業,加之美國在軟件、芯片上具有優勢,美國當然希望Dish與Altostar、英特爾、思科等一起快速形成生態規模,以重新洗牌5G,或者是特不靠譜先生在推特上提到的6G市場格局。從時間上看,美國監管層更是整整給了Dish七年時間來充分準備“攪局”,可謂用心良苦。

簡而言之,美國這次兩大運營商合并,以及Dish這個第四大移動運營商誕生,絕對是一次值得反復玩味的重大事件。

T-Mobile和Sprint合并補缺美國5G覆蓋短板,可謂是美國爭奪全球5G領先的當下之策;而Dish的誕生,可謂是美國爭奪未來5G乃至6G領先的長遠之計。

美國司法部反壟斷部門負責人Makan Delrahim表示,該合并協議背后將Dish視為“無線市場的顛覆者”。很明顯,美國監管層的用意無非是想Dish再次成為“攪屎棍”的角色,以將5G市場攪得波濤翻滾。不過,Dish這顆棋到底是“攪屎棍”,還是“顛覆者”,還待時間來檢驗。

文|網優雇傭軍(微信號:hr_opt)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棒球大联盟高清百度云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