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覽潮網> 熱點> 2019年諾獎得主:人類遷移到太陽系以外行星的想法“很瘋狂”

2019年諾獎得主:人類遷移到太陽系以外行星的想法“很瘋狂”

近日,剛剛榮膺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瑞士天體物理學家米歇爾·馬約爾(Michel Mayor)表示,人類將永遠不會遷移到太陽系以外的行星,因為到達那里需要很長時間。馬約爾和同事迪迪埃·奎洛茲(Didier Queloz)于10月8日被授予了諾貝爾物理學獎,以表彰他們改進了探測系外行星的技術。

近日,在馬德里附近的參加一次會議時,馬約爾在會議間隙接受了法新社的采訪。當被問及人類遷移到其他行星的可能性時,他說:“如果我們談論的是系外行星,那么事情很清楚:我們不會遷移到那里。”

“這些行星實在是太遙遠了。即使是在非常樂觀的情況下,假設這顆宜居星球沒那么遠,比如說只有幾十光年,可以說它就在附近,但前往那里的時間仍是相當可觀的,”馬約爾補充道,“這里說的是,用我們今天的技術,需要花費數以億計的天數才能解決遷移的問題。我們必須保護好我們的星球,它非常美麗,絕對適合居住。”

馬約爾今年已經77歲,他認為,有必要消除那些諸如“如果有一天地球上沒有生命,我們就去另一個宜居的星球”的言論。“這太瘋狂了,”他補充道。

1995年10月,馬約爾和奎洛茲在法國南部的天文臺進行研究。利用定制的儀器,他們發現了以往只出現于科幻小說中的東西:一顆太陽系外的行星。

馬約爾是瑞士日內瓦大學的教授,奎洛茲是他的博士生,他們的這一發現引發了天文學的一場革命。從那時起,天文學家在銀河系中發現了4000多顆系外行星。

“宇宙中還有其他的世界嗎?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問題,哲學家們對此爭論不休,”馬約爾說,“我們不斷尋找離我們最近的行星,它們可能與地球相似。我和同事們開啟了尋找系外行星的研究,證明了研究它們是可能的。”

馬約爾還表示,其他星球上是否存在生命的問題要由“下一代”來回答。“我們不知道!要做到這一點,唯一的方法就是開發新的技術,讓我們能夠探測到遙遠宇宙的生命,”他補充道。

從觀星博士到諾獎得主

四分之一個世紀前,身為天文學研究生的迪迪埃·奎洛茲正用自制的儀器掃描天空,他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來推敲這些數據,并從中得出了一個必然的結論:他剛剛發現了第一顆太陽系外的行星。

在攻讀博士期間的研究中,這位瑞士科學家花費了大量時間來完善所謂的系外行星探測技術。直到1995年10月,一個意義重大的夜晚終于到來。在此之前,系外行星只存在于科幻小說中。

奎洛茲和他的導師兼同事米歇爾·馬約爾在10月8日因其開創性的工作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他們為銀河系范圍內搜尋系外行星克服了許多障礙。

在法國阿爾卑斯山腳下的上普羅旺斯天文臺(Haute-Provence Observatory),奎洛茲和馬約爾煞費苦心地建造了自己的設備,以便能夠探測到恒星發出的光頻率的微小變化。

現在他們遇到了另一個問題。他們發現的這顆名為“飛馬座51b”(51 Pegasi b)的行星太大了。“發現這顆行星時,我們和所有人一樣驚訝,因為這顆行星實在是太奇怪了,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奎羅茲在接受法新社的采訪時說,“我記得,我和米歇爾討論過很多次,試圖證明它不是一顆行星,但最后我們總是繞回來。這是唯一的解釋。”

這顆系外行星的大小和木星差不多,但它與母恒星的距離比地球與太陽距離近了20多倍。這樣的尺度讓研究團隊感到困惑。薩拉·西格爾(Sara Seager)目前是麻省理工學院的行星科學家和天體物理學家,在馬約爾和奎洛茲取得發現時,她正在哈佛大學讀研究生。她回憶道,當時該結果引發了“巨大的爭議”。

“沒有人希望自己的范式被打亂,我們只是想相信在學校里所教的一切,即木星這樣的行星與其恒星距離很遠,”西格爾說,“人們非常抗拒,而且這在科學上也是合理的——你看不到這顆行星,也沒有它的照片,你只看到了它對恒星的影響,所以人們想把這種影響(歸因于)其他東西。”

4000顆系外行星

奎洛茲表示,他們的發現過了一段時間后才得到學界的認可,而在此之前,系外行星在天文學界是“怪人研究的東西”。他說:“有些人會在會議的角落里討論(系外行星),但沒有人愿意正式發言,這太奇怪了。”

如今,由于他們的開創性工作,天文學家已經發現了超過4000顆系外行星,而且據估計,有行星環繞的恒星數量可能有數十億顆。

“我們正在研究生命的起源,而這正是系外行星正在發生的事情,”奎洛茲說,“這就是這個領域不斷發展的原因。現在肯定有上千人在做這方面的研究,這太棒了。”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責任編輯:鄭敏馨
0

一周熱門

棒球大联盟高清百度云资源